古井有鬼

发布时间:2020-04-29   来源:未知    
字号:

  季晶的老家在农村,暑期间她带着儿子回家看望父母,闲来无事便在家中小住了几日。

  季晶家还是住得上代人留下来的老房子,房龄算来至少有七八十年之久,大概从季晶爷爷的爷爷起就开始住了。

  房子旁边有口枯井,叫它枯井并不完全对,那井除了一年四季没有半商水外,每至月明夜,那井居然会发出一种酷似人哭泣的声音,确切地说应该叫“哭井”。

  哭井的历史久到已无从查起,算起年龄来,大概比季晶家的房子要老得多。

  小时候听到“哭井”二字,季晶便会无聊地哈哈大笑,好在父母看得紧,她倒没亲眼去见过。长大后的季晶信奉的是科学,自然更不相信这世上有鬼。

  故事就此开始。这是一个月明星疏的夜晚,季晶和儿子东东坐在院里乘凉,小家伙白天玩得太累,这会一舒坦便仰在藤椅上睡着了。

  季晶无聊地摇晃着扇子,望着顶上的那轮明月,数起了星星。四周静悄悄地,唯有蛐蛐在墙角哼着歌。几只萤火虫飞来,季晶见了童心大起,举起扇子扑了上去。

  那萤火虫倒会逗她,见她扑来赶紧飞高飞远。

  不知不觉季晶跟着萤火虫步出了院子,借着朦胧的月光,来到一个葡萄架下,此时正逢葡萄架成熟的时候,大串小串的圆珠挂得满满。

  萤火虫在葡萄架上没了踪影,再出现时,已不是先前那样的星点之状,只见它个头大如乒乓球,光也越发明亮,蓝莹莹的如同一团冰火,直窜而出。

  季晶吓得腿脚发软,她敢说如乒乓球大小的萤火虫,这世上还是很少见的。刚想拔腿就跑,偏偏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一头撞在葡萄架上。大大小小的玉珠儿,砸了她满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葡萄架里爬出,只听见幽怨的哭声响起。

  哭声似女子在抽泣,又似初生的婴儿在啼闹,时高时低,时远时近。

  惊魂不定中,季晶低咒道:“TM的!半夜三更不睡觉,谁在装鬼!”

  果然这一骂,哭声消失。

  只是那只乒乓球大小的萤火虫却已窜到季晶跟前,蓝莹莹的光很似幽怨,如同眼睛般直盯着季晶。

  借着这东西的光,季晶发现,不知不觉她居然跑到了“哭井”边,一身冷汗直流。再想到刚才的哭声,两腿簌簌发抖。

  “哎呀妈!”季晶转身就想跑。

  一阵阴风刮来,葡萄叶哗哗作响,原本干枯的井里已“咕咕”地冒出水来。那水似乎还不小,转眼已漫至到井口边。

  从不相信鬼的季晶,这会只叹是撞鬼了。

  借着月光,她朝井口望了望,清澈的井水里不仅倒映着半轮月亮,还倒映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头。那两个人头互相挤在一起,硬是将另外半轮月亮给遮住。

  季晶不相信的再次望望头顶,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深作呼吸再次望向哭井,井里依旧倒映着半轮月亮,还有一大一小两个人头。

  心陡然间窜了上来。

  那大的是季晶自己,而那小的却是她儿子东东。

  季晶摊坐在地,想想不可思议。儿子东东明明还在自家院里睡着,自己定是出现了幻觉。

  片刻后,她鼓起勇气再次望向哭井,哪还有什么人头,连同那月亮和水都没了踪影。

  季晶的心终于放了下,从地上爬起,一个劲往家里跑。

  季晶刚走,那枯井里再次响起哭声,接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头从井口窜了出来。

  那小的人头将大的人头挤在一边,一个劲地对着季晶的背影做鬼脸。只见一条鲜红细长的舌头往外伸了伸,在那已腐烂的没有眼睛,没有表情的脸上,呈现出得意的表情。

  而那个大的人头,上窜下窜不停,围着葡萄架转了一圈,直到找到那只唯一的眼睛。

  夜晚很快过去。第二天季晶一醒,就去找儿子东东,可是全家人怎么找也没找到,最后还是村民在古井边上找到了东东。

  可是东东已停止了呼吸,一身湿漉漉,像是刚从水里捞起。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宿舍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
学校鬼故事
厕所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