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城鬼事

发布时间:2020-04-29   来源:未知    
字号:

  寻人启事:林燕,女,22岁,身高1米68左右,双眼皮,偏瘦,长发,于今年7月10日傍晚外出卖花时失踪,失踪当日身着白色连衣裙,裙摆上有红色花点,手提花篮,若有见到者,请联系150********,联系人,林志伟,必有重谢!------------------------附照片。

  临城的花街非常热闹,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说是花街,其实只是一条稍宽的老胡同,一眼便能望到头。

  白天的时候,只要是天气好,这里便会挤满了卖花,买花,赏花的人。这时候,整个胡同姹紫嫣红,各种争奇斗艳的花摆满了整个胡同,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这里传出的花香味。

  每天来这里的人络绎不绝,当真是热闹非常。可一到晚上,这里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景象,胡同里各家门前都挂上了各式花灯,将整个胡同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这个时候来花街的可不是来买花的,当然,晚上,这里也没有卖花的。那些门前檐下,除了花灯,还有一个个浓妆艳抹,穿着暴露的女人,那些个女人在花灯下将身体扭曲成各种姿势,媚眼如丝,嗲声嗲气的招呼着胡同里来来往往的客人:“大哥,来玩玩呗!”

  刘一鸣在临城一家KTV打工,每天10个小时,两班倒。早已过了不惑之年的他至今仍然孑然一身,主要是因为他的脾气相当不好,这或许是由于压力,再者,他这个人好赌成性,平日里打工挣点钱都扔到赌桌上了,而且,他也是那花街的常客,当然,是晚上的那种。

  刘一鸣在临城郊区租了间屋子,地方不大,地角却很好,出门就有公交车,屋子后面还有个池塘,风景相到不错。

  刘一鸣今天心情挺好,手气不错,刚才在赌桌上赢了不少,若不是因为中途有人输光了赌本,不得不退出,他还真想在赌几把,继续延续下自己的好运气。

  已经是傍晚了,刘一鸣哼着小曲在路上走着,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去花街找他的老相好玩玩,毕竟手头宽绰的时候并不是很多,而且自从五天前那件事后,自己好久都没去过花街了。

  想起那件事,刘一鸣不禁又有些紧张起来,虽然当时自己觉得处理的天衣无缝,可心里总觉得这事不会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他摸了摸口袋,伸手从中掏出一枚戒指,黄铮铮的戒指。

  他把戒指抬到眼前,迎着路灯的光看去,灯下的戒指闪出淡淡的金色光泽,他眯了眯眼睛,心里想道,这应该是真金的吧,要不自己费那么大劲从她手上撸下来,不得已把她手指都折断了,还担惊受怕的多不值啊。

  他摇了摇头,自嘲一笑,自己这是瞎紧张什么,那个卖花的女孩子,早就被沉到池塘里了,没有人会发现的。

  “先生,买支花吧,很便宜的,花街的花,两块钱一支。”刘一鸣抬头一看,前面不远处的路灯下,有个女孩子手提一篮鲜花正向来往的路人推售,可那些路人却好像并没有看见她似的,径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刘一鸣仔细的打量了下那个女孩子,她身着白色连衣裙,裙摆上有红色花点,路灯下的她皮肤白皙的有些近乎惨白,夜风吹起,女孩子的长发与裙角微微随风摆动,露出同样白皙的的过分的脖颈和小腿,看起来格外的冷艳,妖媚。

  这个女孩子太漂亮了,跟她一比,花街的那些女人简直什么都不是,刘一鸣如是想到。他把戒指套到自己左手小指上,低头整理了下衣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过去,到跟前时,又刻意的放慢脚步,眼角瞄向那花篮,做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

  “先生,买花吗?花街的花,又香又漂亮,很便宜的。”卖花的女孩子见有人经过,连忙招呼起来。

  “嗯,我看看,”刘一鸣随手抽出一支花,低头闻了闻,好香,让人无法自拔的香,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别的味道,有点淡,夹杂在香味之中,闻不真切。他故作随意的问道:“这花,还有多少?我都要了。”

  女孩子低下头看向手里的花篮,她的领口开得很大,灯光下那白花花的一片格外炫目,刘一鸣的眼光不自觉的被吸引了过去,他假装看女孩子手中的花篮,眼光却瞄向她胸口的位置。

  似乎是感觉到刘一鸣那灼灼的目光,女孩子将身子转了个方向,仍是低着头,嘴角却是噙出一道冷笑的弧度,语气不变的道:“一共是82块,收您80就可以了,您要直接带走,还是要送人?如果是送人,我可以提供送花上门服务的。”

  自己的窥视被人看破,虽然人家没有直接点明,不过已经表现的相当明显了,刘一鸣的脸色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子,干咳了几声,从口袋中摸出一张100的票子递了过去,然后趁女孩子递过找回的零钱时又是装作无意的碰了下她的手,白皙,滑嫩,却是有些冰凉。

  “就今天吧,晚上10点之前,帮我送到城郊的那个小屋那,地方很好找,直接沿着这条路过去就能看见,门前有根电线杆子……”刘一鸣还没说完,却被那女孩子打断了,“是不是屋后还有个池塘?”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宿舍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
学校鬼故事
厕所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