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瞳

发布时间:2020-04-29   来源:未知    
字号:

  每个人的瞳孔不一样,因为每个人的故事不同。

  小方是孤儿,16岁的她是福利院里最孤独的孩子,因为她永远只是低着头,凌乱的长发让人看不清她的脸。听院长说她妈妈很美,她妈妈还在世的时候有美丽的眼睛和长发,弯弯浅笑,瞳孔清澈的像泸沽湖的水。

  只是红颜薄命,12年前有一天晚上她妈妈失踪了,所有人在沱江旁边捞起她的尸体时,小方正站在旁边,眼睛被人蒙着黑色的薄纱,后来就再也没见小方出现过。时过境迁,似乎每个人都淡忘了那个美丽的女人。

  可是小方12岁那年突然回来了,低着头,安静地走回了她家那栋已经破败的房子。再后来,小方被福利院院长接进了福利院,不久院长也死了,于是大家开始害怕小方,觉得克人命。

  等到小方十八岁的时候,凤凰古城变得日渐商业化,这里的酒吧越来越多。小方开始把长发撩起,在酒吧唱歌,大家突然惊讶的发现小方比她妈妈还要美,因为她的瞳孔美的摄人心魂,像一条的黑丝带永远弥漫着淡淡的忧伤却似乎永远像在对着你笑一样,只是瞳孔的变化有些木讷,像不会动的一样。但是她的歌声,你一听一辈子也忘不了,因为一闭上眼睛她那美丽的脸庞就在你脑海中萦绕。

  有一天她在人群中遇见了一个男人,年过四十,大肚子秃顶,脸上一脸祥和。小方对他饶有兴趣,男人看到小方的第一眼惊住了,半天没有说话,小方只是对着他妩媚的笑,却不让他靠近。第二天男人又来了,小方却不见了,他问酒托昨天那个姑娘哪去了,酒托指了指对面的酒吧,男人道了谢,头上冒出细细的汗,走进了对面的酒吧。

  舞台中央,小方静静的在低声吟唱,像留声机每个节奏划过心间,掷地有声。

  “你比她美多了。”男人在台下抽烟,烟雾缭绕,像这芸芸众生,那些扭动的丑陋的身体,每个人大声的喊着:“小方,我爱你。”

  曲罢,有人出一万块请小方喝酒,小方只是轻轻喝了一口,似笑非笑,对着那个人妩媚的亲了他一下,然后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马上离去了,“脏。”

  大肚子男人皱了眉头,看看手里的啤酒杯。

  “有没有兴趣喝一杯?”大肚子男人来到沱江边看着正在抽烟的小方。

  小方回头看着他,微笑着,对他吐了一口烟圈,那一瞬间大肚子男人看着她如月色般的眼睛竟然动了心。他凑上前用自己的烟与小方的烟相触,火星微微闪烁,浓烟中,小方轻轻亲了他的满是胡须的脸:“真扎人。”

  月光皎洁,流地无霜。一张白色的大床上躺着小方和大肚子男人,小方依偎在他怀里柔柔的问道:“你怕不怕死?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肚子男人表情微微有些抽搐。

  突然一滴血淌下来,是小方的,大肚子男人捅了小方心脏一刀:“你跟你妈一样都是贱货,被这么多男人碰,很爽是不是?”

  终于小方不再挣扎,只是眼睛的瞳孔放得很大。

  这时候灯突然灭了,衣柜竟然打开了,一个人影缓缓走了出来,他害怕又紧张的看着,小方的尸体在床上,那这具是……突然那件淡紫色的衣服,上面布满了血迹,他呆住了,这是小方她妈?不可能过去20多年了怎么可能尸体还在,但是她一步步靠近,大肚子男人开始慌张了,那具尸体慢慢的抬起头,他惊住了——不可能。

  她没有瞳孔,空洞的眼窝,像无穷无尽的黑洞,身上挂着五脏六腑,他想吐,一股奇怪的味道散发着,他突然想起了,这是湘西赶尸中的存尸方法。他想到了破解的方法,他的兜里有沱江桥下老人送的保命符,他扔过去,很快那具尸体倒下了。他松了一口气,可是他突然发现小方不见了。

  这是小方家里,他有些害怕,电视机突然幽幽的开了,画面是他爸爸和小方,在福利院,地上躺着他爸爸的尸体,墙上到处都是血迹小方正背对着他。

  突然,小方转过头,手上握着两个黑溜溜的东西,他把视线转向他爸爸,他惊住了,他爸爸的瞳孔被小方挖出了,只剩下了空洞又凹陷的眼窝;更令人诧异的是小方竟然把瞳孔放在一个瓶子里,好像是玻璃珠又好像是剥开的荔枝,透明而又光滑,不对,天哪,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瞳孔,它们有的痛苦,有的诡异,有的兴奋。

  他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但是很快一阵阴风从他后面传来,他手脚发软,有一个酥酥又阴柔的声音说:“转过来啊。”

  大肚子男人始终没敢回头,突然门开了,一阵强风吹进来,沙子迷了他的眼,他用手挡住,把头扭向一旁,这是他整个脸僵硬了,小方美丽的脸就在他旁边,只是,没有瞳孔,因为她的瞳孔被她拿下了,正握在手中慢慢抚摸,他才渐渐意识到小方不是干尸,她是——鬼。

  可是很快的他发现他不能动了,因为有一具干尸正在吸他的血,他低头一看竟是他爸爸,小方幽幽的说:“你爸爸以为他把我带回福利院就能赎罪了么,我消失的那几年就是为了学赶尸之术,你自己先跟我妈分的手然后还不让她跟别人在一起,你以为把我们杀了就可以毁尸灭迹么?你不是贪美色么可惜你现在身上的尸毒也很重”

  说完,小方脸上的皮开始一块一块掉,漏出血色模糊的嘴脸,“你把我们毁容了有什么用,你妹妹身上的皮这些年被我割的差不多。”

  说完,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狰狞的笑着,突然飘到他面前……

  第二天有人在一间破败的房间里发现了两具干尸,还有两颗新鲜的刚刚掉出的眼球,像刚剥开的荔枝,在光滑的地板上,只是两只瞳孔像是刚刚受了很大的惊吓。

  然后此处屋外传来了有女子曼妙的歌声……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宿舍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
学校鬼故事
厕所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