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皮鬼现世

发布时间:2020-04-29   来源:未知    
字号:

  很多年很多年以前,一个美丽的女人被人剥下皮后扔进了无人的山涧。她很惨,连头皮也被人剥下,身上除了裸露的肌肉,没有任何一寸地方还有皮。

  没了眼皮,她的眼睛就那样大睁着,无法睡觉,她的心中充满恨意,只想着报仇。之前,她被人一直泡在一个药缸里,她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只知道那药让她浑身无力。

  慢慢的,直到她全身麻木一点儿也无法动弹的时候,她被人从缸里捞了起来,眼看着自己被人撕下了身上的所有皮。她知道,她的这身皮是属于小姐的了,小姐长得丑陋,没人愿意娶她。后来,府上来了一个术士,告诉了换皮的办法。

  被剥光皮的女人就一直躺在山涧里,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死去,可也根本动弹不了。日积月累,她吸收了天地和月亮的精华,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但她相信自己已经是鬼非人了,等她能够动弹那一天,她这只剥皮鬼就要现世报仇了。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这个世界的人越来越多,和平年代的人都喜好旅游探险,为生活增添乐趣和刺激。这个曾经无人的山涧也迎来了它的客人,几对情侣开着车带上帐篷等野营物品来露营了。

  晚上,当其中一个帐篷传来惨叫声后,另外几人出来看,借着篝火和充电灯一瞧,一些东西竟从那个大破的帐篷里飞了出来,东西飞到了其中一个人的脚边,他拿起一看,发现这竟然是一块黏糊糊的皮。

  有一个人提着灯大胆往帐篷里看去,一个浑身无毛也无皮的怪物正坐在人身上双爪翻腾着,随着它手的上下翻动,人身上的皮屑飞出了帐篷。

  它的旁边躺着一个被剥光人皮的人,原来他们的朋友已经死了一个。看的那个人吓得连话也说不出,只嘴里念叨着:“跑…跑…”就飞身往山下停车的地方跑去。

  其余几个人根本不知帐篷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有一个人去看了一眼,正巧剥皮鬼转过了头颅,它张开锋利的双爪冲出了帐篷。

  这下,人群乱了起来,都撒开腿没命的往山下跑。不幸的是跑在最后的那个女人还是被剥皮鬼抓住了,剥皮鬼力气大得吓人,它把女人往地上一按,利爪撕开衣服后就撕扯起皮来,它的手爪快速上下翻动,不一会儿,女人的皮就被扔得到处都是。

  女人的男友试图救她,可男人被吓得双腿发软,这样的怪物换谁都怕。他知道已经救不了女友,流着眼泪连滚带爬的跑下了山。

  来到山下,活着的几个人都驾车逃命,身后已经不见了剥皮鬼的鬼影。他们不知,剥皮鬼在他们驾车过程中,已经轻跳上了其中一辆车的车顶,这辆车带着它去了城市。

  现在的剥皮鬼已经不再是从来那个美丽温柔的女人,因为深入骨髓的恨意,它的性格变得狂躁,只想剥别人的皮泄恨,它记不起做人时候的事情,只有杀戮剥皮才会让它的内心得到满足。

  车快要驶入城市的时候,望着前方的灯火,剥皮鬼跳了车,消失在道路旁的黑暗中。

  黑夜里,剥皮鬼一路向前四肢着地奔跑着,它闻到了一股让它觉得舒服喜欢的味道,那是下水道的味道,它找寻着气味,来到一个井盖旁,将井盖一把扔远,井盖在黑夜里发出巨大的撞地声响,惊醒了眠浅的人。

  剥皮鬼敏捷的钻进了下水道,它要把这里作为它的新家。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哼着小曲,步法歪歪扭扭,他一脚踏空,摔进了下水道中。

  剥皮鬼离得不远,它兴奋地冲上去按倒男人开始扯皮,男人的悲惨叫声在下水道回荡了几声后,便没了声息,他是被活活吓死的。

  剥皮鬼剥光了男人的皮,它挖出男人的心脏咬了一口,觉得并不美味,还没山涧里的老鼠味道好,它愤怒的将男人还在跳动的心脏扔出老远。接着,在下水道四处游荡。

  早上天亮了,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上班的,上学的。一个井盖被人扔得远远的,扫地的清洁工探头往里一瞧,下面到处是分散着的皮屑,一个无皮的男人睁着眼睛正盯着她。她惊叫起来,周围的人都上前看,看完都惊恐的跑开了。这件事被定义为恶性杀人事件,传遍了大街小巷。这事儿传到了那几个逃跑的情侣耳里,只有他们知道,这一定是山上遇见的那个怪物干的,他们把看到的告诉周围的人,却被警告不要传播谣言蛊惑人心。

  剥皮鬼呆在下水道,它能感觉它的顶上有很多人在走动。它的心蠢蠢欲动,找人剥皮复仇的念头又出现在它的脑海里。

  一股怒气冲上了它的脑门,它痛苦的嚎叫一声,这声嚎叫回荡在下水道震耳欲聋,可顶上的人来人往却听不见,城市的喧嚣掩盖了这声悲吼。剥皮鬼冲开下水道井口,四脚着地站在马路上。

  它身上的肌肉呈暗红色,青筋暴露在外,没有眼皮的眼睛似乎要滚出眼眶外,它的双爪长着又长又锋利的指甲。所有的路人惊恐的看着它,忘记了逃跑,街上的人很多,让剥皮鬼突然想起了一个画面。

  在被要剥皮以前,也是很多人围着她,他们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她,把她当待宰的牛羊。它怒吼着冲向人群,将离的最近的一个男人按倒,男人的衣服和皮屑被它抓得满天飞。

  人群这才回过神来四散逃开,现场乱成一片,有些人因慌不择路不幸被行驶的汽车撞飞。

  一个乞丐婆似乎不怕剥皮鬼,她向剥皮鬼走去,嘴里念叨着:“该来的还是来了。”剥皮鬼看见乞丐婆站了起来,一种神秘的力量让它突然非常激动,它感觉它要等的人终于来了。

  乞丐婆对它说道:“我本是该堕地狱的人,当年听信那人谗言,害死了不止你一个人,我乞求阴间能够让我亲自还你这笔孽障,转世落为了乞丐,他们告诉我在这里的某年某月某日就能遇见你还债。

  今天,你就尽情找我报仇吧。”一瞬间,剥皮鬼突然想起了从前的所有事情,她是大户人家的丫鬟,被选中成了小姐的牺牲品,而眼前这个老婆子,就是害她的小姐转世。

  剥皮鬼流下了眼泪,冲向乞丐婆,乞丐婆身上全是汽油,她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火机紧抱着剥皮鬼燃烧在熊熊烈火中。

  大火燃烧完,只剩两具纠缠着的骨架。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宿舍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
学校鬼故事
厕所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