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鬼有个约会

发布时间:2020-04-29   来源:未知    
字号:

  早上一睁眼,墙上挂的时英钟表针已指向八点二十分,晕啊,我狠劲儿地捶了下头,该死,怎么睡过头了啊?跳起来简单洗把脸,顾不得刷牙,套上外衣风风火火冲出门,肋生双翅般直奔单位。

  “小苪,你怎么搞的,又迟到了!”主任瞪着一双牛眼,怒不可遏地望着我。我垂头丧气地等着挨训,心里却委屈得不得了:我也不想睡过头啊,都是那场梦害的,这梦做得好长好长……

  我走在一条幽深幽深的楼道里,不知走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边走边打量,感觉这个地方好象既熟悉又陌生,非常奇异的感觉。来过还是没来过?正在努力地思索着,一个约摸十几岁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孩儿迎面挡住我的去路。楼道里光线太暗,看不清楚她的五官。

  没等我开口,她先说话了,声音很弱,透着无限的凄楚和忧伤:“姐姐,我找不到家了,你帮帮我好不好?”

  “你的家在哪里?告诉姐姐,我帮你找。”我向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想看清她的相貌。可是她却向后退了几步,我们之间仍然保持着原来的距离,仍然看不清她的脸。

  我很奇怪,又朝她走了过去:“别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过来让姐姐看看你。”这次她没有后退,站在原地没动。虽然看似五六米的距离,我却走了好远,终于看清楚了——她的脸,不,天啊,那怎么会是我的脸?我象是对着一面镜子,那里面的面孔太熟悉不过了,那不是我自己吗?

  这,就是我昨夜的梦魇,害我迟到挨骂的根源。鬼知道这个梦做了多长时间,我只觉得好累好累,似乎当真在那个幽暗狭长的过道里走了一整夜。

  “啪”一叠厚厚的报表摔在我面前,我一惊,抬头看见主任虎视眈眈的表情:“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还在梦游是不?把这些报表整理完,下午一点前交给我!”主任转身走到门口,脖子象弹簧一样扭过来:“对了,本月奖金扣你一半!”说完“砰”地一下关上了门。

  我一阵发冷,裹紧了身上的黑色外套,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半个月奖金=一件新衣服没了。其实买衣服也无外乎黑白两色,工作关系没法穿鲜艳的色调。别人问我工作单位,我总是含糊其辞——“宾馆”和“殡仪馆”发音也差不远去吧。不想看到人家听明白之后那种象见了鬼似的眼神,虽然在财务室工作,但人家总会产生极其恐怖的联想。

  中午饭都没吃,总算弄完了厚厚一堆报表,送给主任手里。他鼻子“哼”了一声,算是满意的表示。我头晕眼花,飘飘乎乎地去了食堂。

  “小苪!”冷不防一声又脆又响的呼唤把我吓了一跳,张萍鬼鬼祟祟不知从哪儿钻出来了。看见她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整整一上午都不知干什么去了,也不说帮我分担下。听了我的抱怨,她满腹委屈地解释道:“主任打发我去跑银行,排了一上午的队啊,我也是刚刚回来。”

  打好饭菜,一边吃,她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我刚才回来碰着我哥了,他说昨天火化了一具非常奇怪的尸体。”张萍的哥哥也在本单位工作,是个火化工,经常讲些诡异的见闻,吓得张萍夜里睡不着觉。可人就是有这种矛盾心理,越是害怕越是想听。

  “你哥也是,知道你胆儿小,还总吓唬你干什么?估计今晚你又不敢睡觉了,千万别来烦我啊!”我白了她一眼。

  张萍并不在意我的态度,看了看周围没人注意,压低声音附在我耳边:“他说那具尸体没有脸!”

  我一口汤呛进了鼻腔,别提多难受了,咳了半天才道:“什么?”不知为什么,一瞬间,脑海里浮现出昨夜害我迟到的那个梦,梦里的那个女孩子。

  “真的,他发誓说千真万确,那个女孩儿面部象纸一样的平,什么都没有!”

  “讨厌死了,编这种鬼话来吓人,你哥真坏,吓你连我也跟着沾光。”我狠掐了她一把,饭也不吃了,转身就走。

  “哎,小苪!他的样子可不象说谎呢!”张萍显然没料到我这次表现如此胆小,因为以往每次都是坚持听完了,还要捎带安慰她几句的。其实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个没脸女孩儿的事情会有些心惊胆颤,难道和昨晚的梦有关吗?我不禁有点儿嘲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和张萍一样胆小如鼠了。

  晚上回宿舍吃完饭,天刚刚擦黑,突然听到敲门声。一开门,张萍夹个枕头挤了进来。她和我一样住单位宿舍,听完她哥的故事,十次得有八次跑来和我挤一晚。

  “喂,你还真是不幸被我言中!”我哭笑不得,看着张萍无比灿烂的笑脸,也是无可奈何,何况我今天也有些心里发空,巴不得有个人和我一起睡,但是我不会表现出害怕的样子,自尊心要保护的哦。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宿舍鬼故事
吸血鬼故事
学校鬼故事
厕所鬼故事